学术交流
学会专家观点:区域学问与文学研究

发布时间:2016-08-30 | 信息来源:

省古代文学学会副会长   张   强教授

 

    区域学问是由不同的区域生活共同体在文明进程的实践活动中共同创造的,同时又是在民族和国家形成过程中得到光大的。当汉王朝将不同族源的民族集合到“汉族”的旗帜下,“汉族”表达的学问诉求必然会表现出学问多元化的特点。然而,多元化的学问在中央集权的制约下又表现出一体化的特征。在多元化与一体化互动的前提下出现了不同学问的互渗,一方面多元化展示了不同民族的学问诉求和个体化的特点,另一方面一体化又将不同的民族学问有机地统一起来,形成相互吸取和混融的态势。

    作为区域学问,在其形成过程中显然有个别化的特点。同时,个别化通过吸纳和消化其他区域的学问,通过互证和互补丰富了自身。区域学问既有独立发展的一面,同时又有不同学问混融的一面。

    早期因实行分封,周王朝各诸侯国在与当地学问融合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新的区域学问。这些区域性的学问因各自有数百年的历史,经过长期积淀成为有鲜明个性特征的学问。这一时期的区域学问如齐学问、鲁学问、晋学问、秦学问、吴学问、越学问、楚学问、燕学问、韩学问、赵学问、魏学问等,既是按诸侯国的疆域划分的,同时也留下了各自独立发展的烙印。进入春秋战国时期,因兼并战争,学问构成出现了合并与分化的双向互动。齐国兼并鲁国后形成了范围更广的区域学问——齐鲁学问;吴国和越国在相互兼并中形成了相互认同的吴越学问;韩、赵、魏三家分晋,晋学问一分为三,经过各自的发展逐步形成了韩学问、赵学问和魏学问。可以说,强势与弱势学问的彼消此长是以国力强盛及分合势态为前提的。

    其实,学问构成的基本单位是生活共同体,是以自然地理、经济地理为划分依据的,因而同一国家的内部存在着大量的不同质的区域学问。进而言之,自然形成的区域地理势必会形成共同的学问特征,不管这一区域后来因行政区划调整,某一生活共同体可能分属不同的政区,但因有共同的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在不同政区中生活的社会群体势必会因有共同的生活方式、民风民俗等相互认同。生活在这些区域的社会群体因有学问上的认同感和学问上的归属,乃至于后人研究区域学问时往往自觉地把它们视为同一的区域学问。

 

      (上述观点根据编辑在省古代文学学会2016年学术年会上发言摘要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学术活动
关注咱们

意大利贵宾会社科联微信

意大利贵宾会社科联微博

收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