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工作快报》学会专刊
学会专刊第14期(总第103期)

发布时间:2019-11-18 | 信息来源:意大利贵宾会

重要资讯

“江苏经济社会热点观察系列学术沙龙”2019年第3期在南京举行


2019年9月28日,由省社科联主办、省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承办的“江苏经济社会热点观察系列学术沙龙”2019年第3期在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江苏自贸区建设的目标与创新”这一主题进行深入交流和研讨。南京大学刘厚俊教授、张二震教授、黄繁华教授、于津平教授、韩剑教授,南京中医药大学申俊龙教授,省社科院科研处副处长丁宏研究员等7位专家分别作主题发言。省社科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徐之顺作会议小结。大家一致认为,江苏自贸区作为江苏创新高地和“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高质量发展,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重大战略,更好地服务对外开放总体战略布局。

学会动态

10月18日,省杂文学会2019年年会暨庆祝省杂文学会成立3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仪征市召开。来自省内外的60多位杂文作家就学会平台建设、会员发展、文体创作等进行了深入交流。

10月22日,由省周恩来研究会、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周恩来思想生平研究会、淮阴师范学院共同举办的“周恩来思想生平研究会2019年年会暨第七届周恩来研究中青年学者论坛”在淮安召开。来自全国各地7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周恩来与新中国”这一主题开展研讨交流。

专家视点

产业与金融深度融合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南京财经大学  闫海峰教授


一、产业与金融深度融合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需求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新时代中国经济的发展战略、增长方式、增长动能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是发展战略由过去资源驱动(劳动力和资源能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以科技创新推动经济持续健康的发展战略);其次是增长方式由过去的以粗放型为主,主要依靠高投入、高消耗发展经济,转向依靠技术进步、加强管理,以低投入、高产出、高效益为主的集约型经济增长方式;第三是增长动能由传统生产经营的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转向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形成的新动能,由投资、消费、进出口三驾马车转向改革、创新、效率三大新动力。产业若无金融支撑难以创新发展,而金融如无产业基础,则如无源之水,终将枯竭衰败。阻碍传统实体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是市场、成本、环境、资源、债务、劳动力,消除这些不利因素必须有金融参与。所以金融与实体产业融合是新时代经济发展必然要求。

二、实现产业与金融融合的两个关键环节

一是综合政策引导。即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相互配合,多管齐下,解决产业与金融融合问题。货币政策既要疏通资金向实体企业传导通道,又要堵住资金背离实体的通道;财政政策既要减费降税,又要严防偷税漏税,既要发放充足的政府债券保证地方投资,又要严防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产业政策要鼓励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严控房地产泡沫,积极发展战略新兴产业。

二是创新跨界融合。实体产业与现代金融、现代服务业与高端制造业融合发展是互联网时代经济发展的大趋势。科技创新、产业整合、金融支撑三者实现有机融合,产业为本,金融为用。通过科技创新带动产品创新,市场创新,产业创新,通过产业创新整合产业资源,围绕核心产业建立产业集群,实现核心市场企业化、产业协作生态化、产品供销集群化、生产能力规模化。通过产业金融创新融合,实现“产业帮金融落地,金融助产业腾飞”的协同效应。

三、抓住关键要素,四位一体,协同发展

研究表明,经济发达地区,产业和金融的融合程度更高。产业与金融跨界融合,形成产业集群的关键要素是地方政府、运营企业、核心产业和金融机构,形成“四位一体、协同发展”格局。其中,地方政府仅负责统一协调、政策支撑和配套服务,产业集群运营企业负责产业集聚区投资开发和商务服务,核心产业负责组织关联企业入驻并对其提供资本、技术支撑,金融机构则负责以供应链金融和适应性金融为核心的各项金融服务。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将具有具体场景的产业集群的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人流有机融合在一起,形成科学的决策系统,从而既体现集群化、规模化的经济效应,又发挥市场化、生态化的协同效应。 

(以上专家观点,根据编辑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学术论坛·全省性经济类学会专场”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关于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一些热点难点问题的思考

南京师范大学  蒋伏心教授

1.长三角一体化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围绕长三角一体化,聚焦具体问题开展持续调研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长三角一体化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围绕一体化,目前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认定标准。实际上,一体化只是一个过程,其目的是为了让长三角地区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目前大家都非常关注长三角一体化,但是关注的重点却各不相同,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逐渐聚焦。

2.发挥本地区优势条件,通过优势互补协调推进一体化。一体化过程,一定是一个利益的再平衡过程。江苏部分地区,还存在“靠上海”的旧式思维,必须转变思维。推进长三角一体化,江苏不能寄希翼于上海,而应该是通过市场形成一种协调推进的关系。虽然,上海作为金融中心、国际化大都市,在一体化进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江苏各地区必须要靠发挥自身区位优势,才能在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找到适合自身的最佳定位。各地区至少应在某一个产业,或者某一个领域当中,确立在整个长三角地区的首位度。缺少特定产业或领域的首位度,就难以巩固比较优势地位。能不能形成本地区的区位优势,一定要靠自己,要坚决摒弃靠别人的传统想法。

3.强化政府市场两个导向,提升本地区基础研究实力。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后,一定要把科学和技术分开。HUAWEI事件说明,今后科创实力,将是决定咱们与美国长期较量的关键砝码。过去几年,长三角地区的创新投资非常大,但还是停留在科技投资的范畴上,没有及时将科学投入和技术投入相区分。统计结果显示,整个长三角地区的科技投入中,基础科学研究投入只占14.6%,而美国同期是20%。今后,咱们必须以高校科研院所和政府为主体,重视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投入。

4.打造长三角科学联盟,推动长三角地区成为世界科学高地。目前,在长三角已有两个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即上海张江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和安徽合肥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加上北京中关村,全国共有三个。目前,国家正在规划综合性科学中心扩容,依据江苏南京和浙江杭州的科学研究水平和资源条件,完全可以建立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形成“上海—南京—合肥—杭州”“钻石”型国家创新中心结构,建立“长三角科学联盟”。以基础研究为牵引,来拉动整个长三角技术研究的水平,不仅仅带动长三角的产业发展、技术创新,而且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中国的第一个科学高地。

(以上专家视点,根据编辑在“江苏经济社会热点观察系列学术沙龙”2019年第2期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收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